上學那昝子,一到放暑假,無論男娃女娃,頂快活的事恐怕就是玩水(游泳)嘮。儘管住江邊,也不敢木里搗鼓(莽撞),一上來就到江里玩水,而是按部就班,先到水淺的塘里學打嘭嘭(狗刨式),等喝過了水,嗆酸過鼻子,眼發紅,大差不差(差不多)能在水上漂起來了,才敢下江。
  就算天再熱,江水都是冰涼扎骨,泡在裡頭,真是愜意舒服得一塌。大家伙跟說好一樣的,一到午後,我們這些半樁子大娃兒就都自動往江邊聚。在水牛打汪(泡在池塘降溫)都不肯上來的大熱天,有的娃兒竟然捧到飯碗就下江了,邊吃飯邊玩水,連到說,快活死了,快活死了。
  不過,玩水也不是哪個都能安安生生(安心)地玩的,像家裡是慣寶寶(一般指獨子)的娃兒,那就只敢偷偷摸摸玩。有回,不曉迪怎麼搞的,那家大人聽二報(告密)說他家娃兒在江邊玩水嘮,就拿到火把纜子心子(竹纜中心裡的竹片)跑來了,眼尖(目光犀利)的娃兒老遠看到,就喊:“×××哎,稍(快)點跑,你媽來嘞!”這娃兒就精屁股郎襠爬上岸,拿到褲頭,一邊往腳上套,一邊甩起來直顛(快跑),他媽跟到後頭一邊攆,一邊罵“小胖屍的(落水浸泡的屍體),找死啊!不要命啦!”
  後來一到7月16號,紀念毛主席暢游長江,學校組織學生參加南京市橫渡長江活動,我們這些江邊上玩水玩慣的老手(熟手),自然每回都要去點卯(報名參加)玩哎。徐連保  (原標題:暑假玩水 快活死了)
創作者介紹

布蘭妮

ue71ueyu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